中國無錫

信息檢索

攜手并進,共同追夢新時代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07日 [ ] 瀏覽次數:

  夢想與美好,由錫鏗鏘行。這是無錫期盼與海內外高層次人才加強溝通協作交流,共創美好未來的心聲吐露。昨天的主題峰會上,國內外科技界大咖的精彩演講,透露出新的產業智慧、新的合作空間、新的活力前景,在會場內外激蕩起發展共贏的不息漣漪。無錫追逐美好夢想、共創美好未來的奮斗之路,由此收獲了寶貴的智力財富和創新動能。

  

  破解“大數據計算黑洞”難題的“未來計算”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國家數字交換系統工程技術研究中心(NDSC)主任 鄔江興

  雖然量子計算目前屬于“風頭正健”,但是鄔江興院士認為,更為基礎的、目前在應用前景上也更為廣闊的仍然是基于大數據的“通用計算”。

  鄔江興指出,目前數據計算仍有不少制約瓶頸。鄔院士從最近較受矚目的黑洞照片談起,他說,這張照片的公布離不開數據計算,正是通過2年的數據分析才讓人們得以一睹黑洞的真容。然而這也透露了目前通用計算中所存在的網絡傳輸問題和數據同步問題,鄔江興戲稱,如果目前的計算速度能再上一個檔次,那么,以提出“黑洞假說”而著名的霍金教授可能就有望在去世前就看到自己所預測的黑洞真身了。

  而在“上帝粒子”的尋找中,網絡傳輸問題和數據同步問題同樣困擾了科學家們。通過世界上最大的強子對撞機,科學家雖然獲取了高達200PB的探測數據,但是,需要通用分布在全球的150個計算站同時協同處理了三年時間才最終分析完這些數據,并最終證實了“上帝粒子”的存在。

  具體到生活場景中,鄔江興院士則用一座中等城市處理攝像頭信息的事例來對數據計算的瓶頸加以說明。他假定一座中等規模的城市擁有1萬顆攝像頭,以每天產生40GB的數據為基礎,每天將產生0.4PB的數據,這就需要至少60PB 的存儲空間和2400臺計算服務器才能實現對這些數據的有效分析。

  數據的增長速度要遠遠超過計算技術進步的速度,加上數據的多元化程度越來越高,正是造成通用計算發展瓶頸的主因,對此,鄔江興將之形象地比喻為“大數據計算黑洞”,這一“黑洞”將消耗大量的計算資源,使其無法發揮應有的功能。

  針對這些問題,他認為,“未來計算”必須具備三個特征,即異地分布聯合計算能力、數據流計算能力、領域專用軟硬件協同計算。對此,他解釋說,未來數據的生產和存儲必然是在多個地點,數據的“搬運”非常困難,異地分布聯合計算就可以解決這一問題;在異地分布計算的基礎上,復雜數據的計算對實時流數據處理和區域設備協調計算的能力提出了考驗,數據流計算能力就成為“未來計算”應具備的特征之一;而針對不同的領域大數據應用需求,通過擬態計算和多模態網絡等,“未來計算”可以重新配置計算資源和網絡資源。

  為了真正實踐“未來計算”,鄔江興和他的團隊提出了“大數據試驗場”的概念,通過創建規模實驗環境、研究試驗新算法、創新發展新算力、降低應用技術門檻等,“大數據試驗場”將配合多種應用場景,提供數據資源的服務、新技術新算法的實驗服務、設施認證服務、科學探索服務、成果轉化服務和人才培養服務等。

  在提問環節中,對于大數據可能造成的隱私問題,鄔院士認為,各國均在探索實踐之中,相信我國可以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點,平衡好隱私保護和大數據服務人們的生活。而對于中小企業在大數據時代中所可能面對的“數據資源”獲取難的問題,鄔院士則認為,在信息、數據領域內,可能也需要有反壟斷,一方面要推進供給側改革,另一方面也要加強監管。

  

  政府的執行力也是生產力

  加拿大工程研究院院士、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機械工程系終身教授 施陽

  作為一名大學教師,施陽教授一直認為教書育人、發表好論文是自己的主業。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他的團隊——應用控制與信息處理實驗室一直在做關于智能控制、智能裝備的制造以及信息處理的相關工作,包括控制理論以及工程應用,應用到機器人、無人機、飛行器當中,他的演講便圍繞他們產業化方面的嘗試而展開。

  過去3年當中,中國在人工智能和健康產業上發布的諸多戰略規劃和部署,讓施陽與他的研究團隊捕捉到了機遇或者說是有趣的契合點:能不能把人工智能的算法或者是智能控制的算法和全民健身的某一項設備結合起來呢?

  在嘗試開發新的產品前,他們對國際國內相關市場進行了深入研究,發現:在這個過去幾年中以30%比例增長的可穿戴設備市場領域中,中國企業與眾多國際企業一起為市場增長做出了貢獻。然而,令他們感到擔憂的是,高端產品依然被國外產品所占據,許多核心產品、芯片組的提供以及核心算法都掌握在國外廠商的手里。于是,他們做出了一個判斷,將自身所長期從事的人工智能算法研究和全民健身這一主題結合,必定可以在可穿戴設備領域打造一支領軍企業。

  作為研究型的人才,施陽和他的研究團隊始終堅信算法可以產生生產力。通過匯總可穿戴設備提供的包含個體健康信息的“小數據”,將其集合成真正的大數據,算法可以為進一步利用好數據資源、對個體健康狀況作出有效分析。而要發揮算法應有的功能,就必須克服四個難點,即在控制成本的同時保持設備的高精度和強魯棒性、不規則運動噪音對信號的干擾、低功耗和長待機時間等多性能要求以及產品體積小和高集成度的多重設計要求等。

  為了很好地解決上述問題,施陽和他的團隊們除了在產品設計上加強研發,而且已經逐步嘗試將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準量化產品投放到諸如專業運動員體能訓練、教育行業學生體質檢測、養老產業和特種行業的健康監測等較具前景的應用場景之中。

  對施陽來講,“算法已經不比國際領先產品差”之后,他們將迎來量產化的新階段,這是一項相當具有挑戰性的任務。盡管如此,他仍然充滿了信心。不光是因為這次來到無錫他帶來的是有著十年合作歷史的研發團隊,同時也源于本地政府的執行力和親和力,“這絕對是生產力的一部分”。初創公司的體系架構已定,一方面著重于芯片模組的開發,另一方面是各種應用場景的開發。無論哪個方向,他認為都很有前景。

  

  硬實力與軟實力的雙重協奏

  中國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 呂嘉

  人才,不僅包括科學技術方面的人才,也包括人文藝術方面的人才。作為此次才交會主題峰會最后一位演講的嘉賓,呂嘉從一名人文藝術工作者的角度闡釋了如何在發展硬實力的同時構建軟實力。

  呂嘉首先回顧了自己與科學的緣分。當身在初中的呂嘉聽聞恢復高考的消息時,與多數同齡人一樣,也立志要成為一名科學家,但在因緣巧合下,最終他還是投身于人文藝術領域,成為了一名指揮家。當然,最初的“緣分”在其后的工作、生活中并未中斷,此后呂嘉相繼與不少科學家朋友結識、相熟。他認為,如果說科學所探索的是未知的物質世界,那么,人文藝術所探索的就是人類的精神境界。而對于如何留住人才,除了諸如明確的目標、優渥的條件、成熟的環境等要素外,作為一名人文藝術工作者,呂嘉認為“情懷”同樣不可或缺。

  在呂嘉看來,“情懷”不僅包括了熱忱、熱愛,也包括了一種情感。目標激勵、物質條件等外在環境固然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至關重要,但是,只有“情懷”才能賦予人內在動力,讓人們做到不問結果、無問西東、不忘初心。而擁有“情懷”也正是人才必須具有的特征之一。對于一個國家、一個地區而言,產業、經濟上具有硬實力的同時,更需要人文方面的軟實力。

  經濟的發展最終將以藝術的高度呈現。當呂嘉在演講中播放出《阿爾卑斯山交響曲》,伴隨著他的講解和引導,人們似乎也在音樂聲中逐步登上這座位于歐洲的最高山峰。正如音樂所昭示的,攀登的過程固然有從晨昏到黑夜的艱辛、有翻越陡峭山峰的危險,但也有各種令人賞心的風光與景色。人文精神貫穿其中,成為引導人們前行的向導。

  不僅音樂本身充滿了激蕩人心的情懷,連演出這一幕交響詩篇的樂隊本身也象征著那不忘初心的情懷。呂嘉在演講中特別提及了演出《阿爾卑斯山交響曲》的德累斯頓交響樂團,他介紹說,該樂團自成立至今已有470年,二戰時期德累斯頓曾被戰火波及,老城幾成廢墟,但是,正是在重新建成的音樂廳內,德累斯頓交響樂團這個擁有400多年歷史的樂團讓這個國家、這個地方的人文傳統得以延續下去。而這種人文精神正是德國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硬實力的重要支撐。

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

分享到:
秒速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